人生总有畏惧,请继续努力向前。今天也辛苦了,敬我自己。
44 1

芒落(下4)

周府的大门威严气派,“周府”这两个字还是周家太公亲自写的。虽然太公已逝去多年,但这个牌匾却是不会变的。

周泽楷每次看着这个牌匾的时候都会想,太公当年一定是个很有英雄气概的人。这日里他回来的时候就有下人告诉他说周老爷找他。下人说话的语气胆战心惊,周泽楷大概就能猜到,自家父亲肯定又发了火。果然,他还没有走到书房的时候就听见了周老爷的声音。

“赵子集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人家是毅王的人!他强抢民女关你什么事?天下间爱管闲事的人这么多,怎么偏就你要去出这个风头?!你是舒坦了,彰显正义了,觉得自己光荣,做的对是不是?!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周家?有没有想过我们得罪了毅王之后该怎么办?我平时...

30

芒落(下3)

青仓的大树如传说中一样的繁茂,厚重的枝叶相互重叠着,来自上方的光透过了缝隙却没能在地上洒下星光点点。黄少天躺在那株最高的大树上,他的眼光透过周围的树顶投向远方。那是青仓的入口。

手中的酒坛早就空了。

旁边的树干上留下了剑划过的四道痕迹。

黄少天抬头看着树顶漏下来的缝隙,终于举剑在那根树干上留下了第五道划痕。

五天了。

他坐起来,看了看入口的方向。那里依然是一如既往的沉寂。

这里的动物极少,微风拂来,满耳只有沙沙的声音。

他想,那个人不会来了。

他似是终于想通了,扯了扯嘴角,扔了最后的酒坛,从树上跳下来,拂了袖子,转身离去。

身后的酒坛落地,“啪”的一声碎开。...


32 3

芒落(下2)

那是深秋里的一天,北山上的枫叶已经火红,凉爽的风从西边的沙树林里吹过来,屋子旁边的菊花谢了又开,而他正在澄澈的溪边洗衣服,旁边简易的炉灶上煮着一壶茶。那天张佳乐一大早就去了集市,再回来的时候身边就多了几个人。他们从东边来,越过依然青翠的竹林,有说有笑地向他走来。

周泽楷听出了黄少天的声音,这声音令他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他甚至有点紧张,手中的衣服在粗糙的石头上搓了又搓,一不小心就磨破了手指,疼痛从指尖传来,血珠一点一点往外渗。他尚未回过神,只抬起头,看着那个人的方向,贪婪地望着,风吹得眼睛发涩。最后那个人终于走近,告别了其他几人,向他走来。他在他面前蹲下来,也看着他,捏了捏他的脸,拿过他的手,...

35 2

芒落(下1)

水妖的伤没几天就好得差不多了,这大概源于她太过机灵做了防护留了后招的缘故。在伤还没好全的时候,她就离开了水,不知道是不是仗着自己身姿轻盈,一个人坐在旁边的大树上发呆。这天黄少天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已是深夜,水妖照常坐在树顶。

“喂,”黄少天在她旁边坐下,把刚从山下买回来的包子塞给她,“你发什么呆呢?接着。”

水妖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什么馅的?”

黄少天愣了一下:“豆沙的。”

要是平时,水妖早就质疑他的身份并嘲笑他活得太像人了。然而这时水妖只是把包子接过去,咬了一口,一脸嫌弃道:“真难吃。”

“别不识好歹啊。”黄少天咬了一口手中的包子,“你把冰雨弄丢的事我还没怪你呢。冰魄珠我已经给你了,你...

58 2

只是脑洞

“老叶,怎么又出差啊?我不想出差。”黄少天边收拾行李便跟旁边的叶修抱怨,“这次又去哪啊?”

“日本。”叶修边答边丢了本书给他,“把这个带上。”

“什么?”黄少天把书翻了翻,“怎么这么厚一本?……日本精怪录……三界管理局出版社?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提前了解一下。三界管理局那群老头子虽然顽固,但资历和数据还是很丰富的。这么莽撞地过去,我怕你吃亏。”

“靠,谁会吃亏啊?不就是换个地方吗?这世上能力比我强的可不多了。比剑术,本少从来不落下风。”

“少天大大,话别说太早啊,”叶修看了他一眼,“还记得你刚出生不久那会儿遇见的那个倭国僧人吗?败人家手上还差点被收了的事情不记得了?”

“卧槽,...

45 2

芒落(中下)

周泽楷的伤慢慢好起来以后,黄少天也就要离开了。苏沐橙一个人坐在飘满雪花的屋顶,看着不远处告别的几人,忽然想起来似乎很多很多年前,她的哥哥也是在这样一个飘满大雪的日子里与他们告别,然后一去不返。

只是这记忆太久远,她甚至难以分辨,这到底是自己的臆断还是确有其事。

不远处的人群渐渐散了,苏沐橙忽然觉得有点冷。她把自己的身子往后缩了缩,然后看见了不知何时站在她身侧的黑衣人。

“莫凡?”她有点惊讶,“你怎么也上来了?”

然而后者没有回答她,只是看着她之前看着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

叶修从外面走来,让她从屋顶上下来。下一次袭击很快就要来了。

她站起来,看见远处的天逐渐黑下来。

又是这样的...

41 1

芒落(中上)

传闻,只要沿着北一直走,走到尽头,就可以到达天地间最寒冷的地方,人们将它称之为极寒之域。那里没有黑夜,终年积雪,刮着大风,生物无几。天地茫茫,只余灰白二色。莫说是人,就连一般的神魔妖都是不敢轻易靠近那里的。

但也因为如此,它成为了某些想要清净的强者的选择。

从极寒之域往南,近一千里的地方,慢慢开始有了人活动的迹象。

这里聚集着一小撮人,聚在一个挂了写着“兴欣”字样匾额的院子里。院子周围有人设下了结界。

再往南,则渐渐出现了村庄和城镇。也就有了国。

一个穿着厚厚白裘的女子此刻正往兴欣的院子里走来。

打扮的花花绿绿的男子为她开了门,接过她手里的白裘,问道:“沐橙,怎么样,东西找到了吗?...

42 1

芒落(上)

淮河以北有山系曰芒落,山有密林,林有群妖,间或与临人杂居。黄少天在这个地方一呆就是一百年。作为第一天来到这个地方就打败了当地地头蛇成为这个地方新主人的传奇人物,附近众妖中关于他的传言并不少。但他并不在意。

他一般住在芒落山主山的阴面,那里有他的庭院。

徐景熙来拜访他的时候他正在庭院外边的溪边煮茶,一边跟周围上蹦下跳的松鼠说着话。

对方左手提着一坛酒,右手提着一匝蟹向他走过来:“黄少,蓝溪阁新酿的桂花酒,给你捎过来一坛。”

黄少天抬头看一眼,笑起来:“景熙,本少可把你盼来了,我刚还跟小松鼠说道你今年不来了呢。快快,把桂花酒拿过来……不是吧你真的就带了这一坛?真的假的?这也太小气了。宋晓每...

63 2

回溯(下)

周泽楷确认自己之前与那位叫黄少天的前辈没有来往,就连正式见面今天也是第一回。可是那道从隔壁备战室门口投来的似有若无的目光却总是不经意地落在他身上,令他颇为不自在。他本人是个沉默寡言不善交际的人,天生就不善于应付他人的注视。

这是他出道的第一个赛季,并同时担任了轮回战队的队长一职,他并不希望在此时与他人产生纠纷或者其他,哪怕这个人是其他战队的前辈。于是他努力地表现得和善,并打算给予对方一个微笑的回望,不料后者却提前偏过了头与身边队员说起了笑话。

周泽楷摸不透对方的心思,对方看他的眼神算不上友好但也看不出恶意。他不擅长揣摩人的心思,此刻也不再多想,毕竟,比赛就要开始了。

擂台赛上两个人就遇上...

168 5

回溯(上)

春节过后,天气尚未回暖,街上行人很少,竟有些出乎意料的冷清。

黄少天穿的有些厚,带着围巾慢慢悠悠地走在路上。其实他今天原本是打算给自己加训的,但不知为何又丧失了心情。喻文州那个吊车尾的也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坐在电脑前一边用他那可耻的手速操纵着一个术士跑来跑去,一边拿着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要说平时,他倒是挺有兴趣凑过去看看那人在忙啥,毕竟他的好奇心还是很重的。但今天的他却没有什么心情。

蓝雨俱乐部附近有一间咖啡馆,是方世镜的一个朋友开的,生意还不错。蓝雨的一些队员,正式选手,或者青训营的队员,经常会过去坐坐。

黄少天坐在窗边,手边是一杯甜得发腻的焦糖玛奇朵。手机的提...

© 含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