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总有畏惧,请继续努力向前。今天也辛苦了,敬我自己。
41 3

友乎(中)

黄少天果真是刚从国外飞回来,生物钟还没调整好,第二天叶修叫了好几次那人也没醒过来,于是索性放弃自己一个人去外面吃早餐,接着直接去了兴欣俱乐部和关榕飞研究起了银武的问题。

一投入工作他的头脑里便没再想起黄少天的问题,直到中午的时候被一群人压榨着去买午餐的时候才想起这件事。想着黄少天是不是已经起来了,他拿起老板娘陈果严肃命令他配备的手机,正准备给那人打电话,一偏头就在前面的餐厅里看到了那个人的身影。

黄少天正穿着一件连帽衫坐在餐厅里面跟一个年轻的金发小姑娘吃饭,边吃边笑,似乎在讨论着什么开心的话题。

叶修一下子觉得自己的心情有点糟糕。昨晚上还说没回电话呢,今儿就跟人一起吃饭了。

他冲那边看了看,接着转过了头向另一边的餐厅走去。那个人从他的视野里消失,也始终没有注意到他。叶修不知为何就觉得自己跟那人的距离远了。毕竟,已经都不在一个赛场上了。离开荣耀,他们的世界本就很远。

他忽视掉心里忽然升起来的莫名情绪,笑着跟餐馆的老板娘点餐。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在整理另一间房间了。那个人穿着围裙带着口罩,踩在凳子上扫天花板上的蜘蛛网,看到他回来还露出一双带点茫然的鹿眸:“嗯?老叶你回来了?……我去你可回来了我跟你说你这间房简直不是人住的好吗?比杂货间都乱。你是多久没有打扫过了蜘蛛都一大窝了好吗?诶你别光愣着啊快过来搭把手把那边的刷子递我一下。这空调都脏的不能用了好吗我去这还能用吗?我表示充分地怀疑……”

黄少天一开口就巴拉巴拉地开始说话,言语之中抱怨嫌弃之意满满,神色却又如常,叶修忽然很想问一句,你这么嫌弃还往我这里跑干什么?你怎么不去找喻文州?

他把小小的刷子递给黄少天,看着对方拿着刷子慢慢地绞缝隙里的灰尘,看得饶有兴趣。那人注意到他还在的时候却开始赶他:“老叶你怎么还站这?这边灰尘可多了,你快出去,灰尘过敏了可不关我事。我跟你说,你这房子这么久没打扫过病菌不知道有多少呢到时候感冒了得全怪你头上,医药费你要全包。”

叶修听得好笑,倒真的往外面退了退,倚在门口上看他。那个他熟悉的本该在电脑前大杀四方的身影,此刻却安静地站在凳子上打扫卫生,反差实在是太大了。他又想起白天的事,又有点在意,漫不经心地开口问道:“今天中午跟你一起吃饭的那个,是你女朋友?”

那个人像是没听清楚问了一句:“嗯?”

“少天大大别装傻啊,哥今天都看见了。妹子挺漂亮啊,昨晚上打电话那位吧?”

黄少天抓了一个不是重点的重点:“靠你今天看见我了都不过来跟我打招呼也太不仗义了吧?”

“这不是怕打扰少天大大的雅兴吗?”

“什么雅兴不雅兴?”黄少天毫不在意,“人家可是有主的。我在英国的时候多受了人小两口的照顾,她这回来中国我能不好好招待吗?再说,即使我对人家有意思,我爸妈也绝不会允许我娶一个国际友人的。”

“哟,看不出来啊,少天大大家还挺保守。”

“别提了。他们在这件事上特别固执,又要我相亲还对人家姑娘挑三挑四的,看得我尴尬症都犯了。好不容易出国躲了两年,回来估计还得听他们唠叨。我算是理解你当初离家出走的苦衷了。”

他这样一提,叶修忽然之间就想起自己一直想问的一个问题,他点了烟,斟酌了一下,道:“你当初出国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吧?说起来你当初还是当打的年纪,怎么突然就退役了?”

黄少天还在沉默着,忽然就被烟味熏了一下,差点没踩稳:“靠,老叶你个老烟枪别在门口吸烟啊混蛋,你不知道二手烟的危害很大的吗?你不为自己的肺着想也要为我的肺着想啊?在门口你好意思吗好意思吗混蛋?”

“少天大大别转移话题。”叶修把烟掐了。

“我不想打了。”黄少天突然吐出这么一句话,“我不想打了。这个赛场,我已经厌弃了。”

叶修盯了盯手中熄灭的烟:“这听起来不像是真心话。”

“你管我呢。”黄少天一白眼,“谁规定我一定要跟你说真心话?”

叶修的动作僵了一下。这句话一下子就戳中了他的某段神经。

面前的黄少天忽然就踩空了一下,歪着身子从凳子上摔下来。叶修反射性地冲过去救场,却终究没能来得及,只看见那个人猛地摔在自己前面,口中“嘶”地叫了一声。而他只是对着空中伸出了来不及的手。

“靠老叶我在这呢。快拉我一把。我去你家地板真硬。”

叶修一看对方这样就知道对方没真摔伤,伸过一只手把对方拉起来,到一半又忽然躲开,气得黄少天大骂:“靠老叶你幼不幼稚。本少可是伤患,我不问你索要医药费就算好的了,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我真替你们兴欣的小朋友感到悲哀。”

叶修想说看你这样,挺好玩的。

最终还是把人拉起来,手掌相触的温度传来曾经赛场上争锋的余热。

叶修想帮对方看看伤势,后者赶紧后退了几步:“得了吧你,谁知道你个老心脏又打着什么鬼主意?”

于是他只得收回了自己伸出去的手。

黄少天经过这一摔,把打扫的热情摔了个精光。索性连打扫的工具都不收拾,直接跑去洗澡去了。

“对了老叶,”黄少天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又跟他说,“你家的吹风机好像坏了,今天我不小心摔了它一下。”

叶修看了看抽屉里的吹风机一眼,觉得这绝对不是“不小心摔了一下”可以造成的效果。

“我就稍微拿着它当了一会儿板砖……老叶你信我……”

叶修没说话。

“靠本少一场比赛……”黄少天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了,换了个说法,“本少还赔不起你一个吹风机吗靠。”

 

当天没把房间收拾干净的黄少天只好又去叶修房间蹭床,大喇喇地躺在床上玩着平板,手慢慢地点着。刚才浴室里出来的叶修凑过去看了一眼:“你什么时候喜欢玩这种游戏了?”

密室逃脱——这种游戏。

黄少天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挺好玩的啊。换个风格换个心情嘛。诶我就想不通了这个笔有什么用……”

叶修没有答话在一旁看着他玩,盯着这个人的身影,觉得又熟悉又陌生。

黄少天不是一个太有耐心的人,实在是纠结不出来了就直接去网上看破解,然后恍然大悟又回来纠结。

叶修看着这个人时而皱着眉头纠结,时而又大笑,口中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他说话,心中升起许多莫名的情绪,让他想把这个人抱进怀里。

“少天,我们什么时候去玩密室逃脱吧。”他忽然说。

“嗯?”黄少天注视着屏幕,头脑没怎么反映过来,“密室逃脱?”

“兴欣附近新开了一家真人密室逃脱,好像不错的样子。”

“好啊。”黄少天一下子就答应了,眼神里不见惊喜不见厌烦。叶修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他夺过那人前面的平板,退了游戏,放到一边:“别玩了,在床上玩游戏对眼睛不好。”

黄少天有点惊奇:“你一个玩电竞的竟然会说这种话?你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老叶吗?”

叶修没说话,爬上床,在里面躺下:“睡觉吧。”说着伸手就要过去关灯,黄少天一下子拦住了他的手。

“别,”黄少天说,“别关灯,这么早,我不习惯,睡不着。”声音里带着点紧张。

叶修看着他,最后把手撤了回来:“不关就不关吧。”

两厢沉默了一会儿,黄少天还是先开了口:“你先别睡。头发还没完全干睡觉不好。”

叶修睁开眼看他,然后起来半躺在床头,摸了摸头发:“你怎么知道没全干?”

黄少天没接他的茬,兀自换了个话题:“苏妹子,最近还好吧?”

“还能怎么样,老样子呗。”他顿了顿,“不过,最近要退役结婚了。你应该听到消息了吧?”

“什么?”没想到黄少天满脸惊异,“苏妹子要结婚了?我完全没听到消息,你们……”

“少天大大消息不灵通啊,就是前段时间新闻上还一直在写,什么荣耀第一美女竟嫁律师精英,你不知道吗?”

黄少天这会儿是完全惊讶了:“不会吧,苏妹子,你们不是……不对,她,真要结婚了啊?”

“怎么,少天大大舍不得?”

“你这说的什么话。”黄少天满脸无语,想了想又问,“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严肃又规矩,完全不懂浪漫的小白脸,听沐橙说是飞机上遇到的,之后又偶尔在商场见到了,对方对她挺有好感的。于是,一来二去,就这么成了。”

黄少天沉默良久,最后只答一句:“这世界真是奇妙。”

“是吧?”

“我之前还以为你们俩有一腿呢?”

叶修一脸鄙视:“你什么眼神?”

黄少天似乎也懒得再去谈这个话题,身子往下躺了躺,平躺在床上,用手遮了遮脸。

“头发干了吗?”

叶修摸了摸头发:“差不多了。”

“关灯吧。”

“好。”叶修侧过身去关灯。灯光撤去,房间里一下子就黑暗下来。他躺到被子里,感觉到身边的人侧着身,背对他而睡。

黑暗里,他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甚至看不清对方的动作。

夜里很静,远处传来几声狗吠。叶修想了想,也侧过身去,对着对方的背:“你这两年,在国外过得怎么样?”

那边过了一会儿才传来回应:“还好。”

“哦。”对方说得简洁,叶修一时也不知道该再问什么。

他们之间从未像现在这般沉寂过。

“你……”叶修想找话说,但开了口又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手伸了出去,最后搭在那人身上,“你别向左边侧着睡,压迫心脏,对身体不好。”

没想到那个人反应有点大地拍开了他的手,那个人似乎有点压抑:“你别离我那么近。”

叶修有点愣,他确认自己听清楚了。他伸手把那个人扳过来:“你这话什么意思?”

“说了别离我这么近,别碰我!”

“黄少天你这话什么意思!”叶修有点恼了。

黄少天的态度渐渐软下来,但依然是那句话:“别碰我,老叶。”

叶修觉得有点好笑:“让我别靠近你别碰你,是你自己跑过来的不是吗,少天大大?从国外回来,没跟其他人说,自己一个人就跑到我这边来了。”他一句句地陈述着事实,“没有住旅店,非要跟我挤一张床的人,不是你吗,黄少天?现在让我离你远点……你什么意思?”

那个人顿了良久,最后爬起来,一点一点往外面走:“抱歉,我去睡沙发。”

“黄少天!”叶修一下子站起来,向那个人走过去,拦在对方前面,盯着他,“你睡什么沙发,有说让你睡沙发吗?”

黄少天没说话。叶修盯着对方看了看,忽然就服了软,把对方抱进了怀里。

“……叶修,”黄少天沉默半晌,慢慢地说,“你别这样……我会误会……”

“误会什么?”

叶修的声音平平稳稳,黄少天突然就怒了,一把推开对方:“误会什么你不知道吗?!老叶你装什么傻?!……不,不对,”他忽然又有点挫败,“你怎么可能知道?你知道了我怎么会还在这里?我明明把以前的很多习惯都改了,为什么……”

叶修看他自言自语,又有点不耐烦:“黄少天你到底……”他还没有说完就感觉有个身体向自己撞了过来,紧接着有柔软的触感、坚硬的触感落到自己的嘴唇上,牙齿上,然后钻入自己的口腔里。

黄少天在亲他。这个想法令他的大脑立时死机。

等到温和的触感从唇上脱落,那个温暖的身体也离开他的身边,黄少天低着头退开几步,然后转身向房门外走去。

叶修刚反应过来的大脑一转,他迅速伸手拉住了那个要走的身影,把对方拉进怀里,然后压着对方的嘴唇回吻了过去。

闭上的眼睛,黑暗的视野留下最后黄少天震惊的眼神。

 

“少天大大,”叶修摩挲着对方的头发,又低下头去跟对方亲吻,“现在不用逃了。”

脸上传来湿润的触感,嘴角带着湿咸的味道。他欲睁开眼,那个人迅速用手提前遮住了他的眼。

“别看,”黄少天说,“你别看。”

“好。”他难得没有出言嘲讽,只是转了身,握着那个人的手往床边走,“天晚了,睡吧。”

 

两个人在床上躺着,叶修伸了手把人揽到怀里。头脑里有些东西还是模糊,另一些东西又逐渐清晰。

黄少天没有动,似乎是就这样睡了过去。

TBC

我总觉得还有话没有交代完,不过不知道后面还会不会写下去。暂且是个TBC吧。

发觉自己这个学期以来一直处于一种不想看文也不想写文的状态。。。ORZ


评论(3)
热度(41)
© 含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