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总有畏惧,请继续努力向前。今天也辛苦了,敬我自己。
18 7

江湖闲话2

黄少天并不是真的对嘉世派有什么意见,他甚至对嘉世了解不多。但抬起嘴角轻笑,这是他听到这件事的第一个反应。

小小墨州城,藏龙卧虎。这第三件大事便是赏鉴大会。富甲一方的陈家这些年来不知从哪里收集了许多宝物,邀着江湖众人,文人墨客前来赏鉴。听说还有异世珍宝血水玉的存在,至于真假与否,那倒未可知。只怕是赏鉴是假,引蛇出洞才是真。

有道是君子爱财,取之以道。这小人为利,可是不顾天理。这来的,恐怕都是些如狼似虎之辈。

黄少天歪着头点评一两句,那厢江波涛却是告别,说是人多是非多。他们还是趁早赶往青州交送货物。就此别过。

黄少天也没说什么,笑着跟他们告别,转身走向城里,毫不在意地左看右看,充分发挥他自然熟的本色到这个摊子转一圈那个摊子转一圈,又跟路上的路上问问路。

有人在后面跟着他。这个人是谁?

黄少天想不出来,于是决定亲眼看一下。他走进一家客栈,上了二楼,叫了小二过来跟对方说了几句话。他不经意地去看楼下,一个中年男子慢慢地走进来,也上了楼。

唔,长得不熟悉啊。

黄少天也不再装腔作势,看那个人跟小二说话的时候闪身从后面跳窗走了。

在他之前经过的茶楼里有人在等他。

黄少天到的时候那个人正坐在楼上靠窗的位置喝茶。那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衫,但在人群中的存在感却又那么弱。

他走过去坐下,拿了一个杯子,拿起茶壶往里面倒茶,随意地问道:“这么早就来了啊?这么说你刚才看着那人跟踪我过去?都不下来帮个忙太不够意思了啊你。好吧我知道你也不会多说话的。切入正题吧,那边情况怎么样?”

“吕泊远辰时出发,再有三刻钟就到墨州。”

“嘿,他们果然留了一手。本少猜得不错,看来那两位周公子是早就识破了我的身份,这一路玩得够溜的啊。如果猜得不错,他们昨晚上应该就把货转移了,现如今这边应该是吸引注意力的幌子。是幌子那就好办了,小哥儿,”黄少天笑着盯着对面的人,“再帮我办件事呗。”

对方抬起头看他。

黄少天伸出一只手:“五倍价,五倍价哦。”

对方表情冷淡:“什么事?”

“跟踪轮回送箱子那几个人,有情况让小童通知茶楼掌柜的。不过这件事可能有点麻烦,我不是说过程啊,我是说结果。当然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我的意思是,可以稍微露点破绽。怎么样,干不干?”

“成交。”

黄少天摘下自己随身玉佩递给对方:“就喜欢你这么爽快的人。行了,这个你先拿着,就当押在你那儿。钱我之后再给你。”

对方接过来,看了一眼,然后站起来,点个头算是告别。

“诶等等等等,我想起点什么。这次挺危险的。”黄少天忽然说道。

黑衣人转过身来看他。

“所以一旦发现异动还是立即撤退吧。现如今我们在暗他们在明,主动权还在我们手里。要是把人折了那才麻烦。”

 

伴随着黑衣人的身影消失在人群里,黄少天也兴致缺缺。他花钱叫了几个人去嘉世外面盯情况。自己喝了一会儿茶,然后动身去城外截吕泊远。

在墨州城外不远有个破亭子,有老汉在卖茶。黄少天估摸着吕泊远会在那里喝茶。

唉,在设局的时候黄少天想,他堂堂蓝雨阁副阁主,做人处事向来光明正大,何曾这样费尽心机去算计一个人。这次真是亏大发了。

 

吕泊远果然从远处骑马而来,但很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在茶铺买茶,风风火火地就过去了。

黄少天盯着那匹马看,然后看那匹马在前面被绊摔倒。他是个非常能把握机会的人,在那一刻冲了上去给对方来了个措手不及。但吕泊远显然不是这么轻易对付的人。

对于看到是他似乎还有点惊讶。

黄少天的剑很快,两个人迅速交战,但吕泊远显然不愿跟他纠缠。

是在拖时间还是在要逃?

黄少天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后招,但无论如此此刻一定要速战速决。

 

黑衣人跟着轮回有一段时间了。他们行动迟缓,完全没有要出城的打算。

前进的方向也不对。

 

“有人跟?”周泽楷问一旁的江波涛。

后者点点头:“蓝雨的行事作风向来诡异,不确定是不是对方的人。黄少天追踪我们一直来到这里一定与我们手上的货有关。但路上并没有动手。这一路好像一直是他一个人。但现在跟在我们后面的却并不是他。这个人跟踪技巧很高。”

周泽楷听得皱了皱眉。这一趟是暗镖,知道他们这一趟镖的人很少,更不要说会知道这趟镖送的是什么货。除非对方是冲着货而来,一直搜寻才找到了蛛丝马迹,但也并不确认货是否在他们手上。所以一直迟迟不肯动手。

那么现在,依然没有确认吗?周泽楷并不这样认为,对方执意跟随他们而来应该就是为了打探虚实。而箱子内确实有货的赝品,为了逼真,他们刻意做了掩饰。对方应该发现了货,但为什么不动手,现如今派人跟踪……难道只是为了转移他们的视线?如果是这样,阿远那边是不是已经被发现了?

他看了一下后面,忽然明白。如果是这个追踪者的话,那吕泊远和后面的人没发现也是有可能的。

两个人。对方可能只有两个人。

虽然想不明白黄少天为何要来截这批货,又为何没跟蓝雨扯上关系,但对方这么精心布置,吕泊远那边的后招可能不会有什么用。

他们当初看到黄少天,为妨稳妥,当晚特地把货从箱子里移了出来,转移给了吕泊远。看来,这有可能是对方故意引导他们这么做的。

周泽楷这样想着,看了一眼江波涛。

 

黑衣人跟在后面,看着前面的队伍拐进了一旁的伙店。他反应迅速地后退却已经来不及,有几个人把他围住了。

江波涛从伙店里走出来,对着他笑了笑。

黑衣人扫了一眼,注意到周泽楷和几个人已经不见了。他冷冷地看着周围的人,只下了一个结论:“来不及。”

江波涛并不恼:“请问阁下是谁,为何这般与我轮回作对?”

黑衣人倒是没有隐瞒:“莫凡。”末了又加一句,“我没有交换价值。”

江波涛怔了一会儿,然后迅速恢复了常态:“这个结论可不好由你来下。莫少侠,里面请吧。”

不过,独来独往的莫凡,确实交换价值不大。

 

黄少天是第三天才带着伤回到墨州的。这一天正好是战矛却邪争夺的最后一天。他做了伪装一直站在人群里,跟着不行真相的吃瓜群众一起胡乱点评这些人。人家说这个年轻人武艺好,他偏偏要说打得太差劲了,花拳绣腿,简直不忍心看。

那天最后,一个年轻又张狂的小子在众人面前接过了嘉世派长老陶轩递给他那把战矛。

 

第二天有人在天涯楼上等他。

那个人随意地穿着亚麻色的衣服,一个人在那里下棋。

黄少天走过去,把手中的千机伞和几本书扔到棋盘上。

沉默了一会儿,他怒:“混蛋,本少来了你不要当做没看到,老叶你个没良心的。我累死累活给你截东西,你好歹给我点表示。我就不求你痛哭流涕,感动得两眼泪花了,你好歹得那么夸赞我一两句吧?”

“怎么夸?”叶修看着他,“少天你真棒。”

“滚!我说老叶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懂情趣呢?难怪会被人赶出来。算了看你可怜现在又无家可归我就不在你伤口上撒盐了。以后想好怎么办没有?准备去哪里?我可不招待你。”

那个人把东西收起来:“先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吧,墨州其实也挺好的。”

“我就知道。为了苏妹子吧?她这样的大美人嘉世现在可不一定会放她走。你还是好好打工准备好赎金吧哈哈哈。”

叶修挺无语地看着他。

“好了好了,一切都随你便吧。你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本少可不陪你闹了。这些东西你别光顾着收啊,自己先看看,看有没有漏的。诶我就纳闷了,一把伞和几本书,对你这么重要?以至于嘉世能用他们来要挟你?”

“旧人遗物。其实也没有到威胁那样的地步。”

“哦,早知道就不帮你了。对了,我今天去嘉世那边了。你不知道那几个长老那耀武扬威的样子,还有那些打斗的小崽子,一个个就会耍花招,哪有你当年的风采。那把却邪给了他们也是糟蹋。你真不要了?好歹陪了你那么多年。偷回来也行啊。千机伞和书不都我帮你偷回来的吗?”

“这不是没办法吗?他们想要就送他们吧。说实话,那些人里面有几个还是不错的。”

“你说谁?那个孙翔?算了吧,我看他就不爽。”

“你那是偏见。”

“得得得,我偏见。有意思吗你,这样挤兑我有意思吗?”

“怎么,天少爷不开心了?”

“混蛋,不准这样叫我。多恶心。行了行了,不跟你多说了,你定下来以后给我来个信吧。本少还有事,先行一步。咱们青山绿水,有缘再见。”

“有缘再见这么狠?诶,黄少天你等等。”

“干嘛?别想忽悠我再帮你办事。我告诉你,没门。”

“谁要你办事了?”叶修从怀里掏出来样东西,抛给他:“送你件礼物。”

“什么?”黄少天接过来,仔细一瞧是一方翠绿色的古玉,其中有奇特的血红色丝状纹路,“一块玉?这玉怎么这么奇怪,还有血丝在里面,一看就很不吉利。老叶你不是故意坑我吧,把这么个玩意儿塞给我……等等,”他仿佛想起来什么,“这不会是……血水玉吧?老叶你别拿块假的来骗我。”

“真的。”

“真的假的?它怎么会在你这里?这不是陈家赏鉴大会上的东西吗?你给顺来了?不对啊,难道这么多年来我看错你了,老叶其实你的真实身份是妙手神偷来着?”

“想什么呢?一个巧合而已。别管了,你跟轮回那边怎么处理?”

“这老叶你就不用担心了。这是我私人跟轮回之间的问题,我警告你别插手啊。否则朋友没得做。行了行了不跟你啰嗦了,我先走了,告辞。”

“待会儿,把药拿上。”叶修不知从哪儿掏出几瓶药膏给他。

“我才发现,老叶你事儿怎么这么多。待会儿,这药你不是从王大眼那里顺来的吧?”

 

从天涯楼出来,黄少天便直接回了客栈。

他是在客栈房间里给伤口换纱布的时候看到周泽楷的。那个人从他的窗子外面不改色地钻进来。

“哈,周泽楷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有贼呢。这大晚上的爬我窗户。我这还满身伤呢,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

周泽楷走到他面前看了看,从他手上接过纱布帮他包扎:“伤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就这样呗,不是很严重。话说你自己砍的你不知道啊?”

“抱歉。没留情。”

“喂,你这人说话怎么这样啊。比莫凡还难搞。道歉什么的就免了。我可不想因为劫你镖的事情跟你道歉。这件事虽然是我不够道义,但我不会承认我错的。我劫了你的镖,你抓了我的人,咱们半斤八两。对了,我的人还在你那里吧?说吧,你要怎么才肯放人。你这趟镖的金钱赔偿我可以赔你。但名誉的事我管不了,不过你这是趟暗镖,名誉损失应该不大?我现在孑然一身,要东西没有,要命一条。还有,咱们提前说好,这事是我一个人的私事,跟蓝雨没关系。不过不管怎么样,周大当家,”黄少天笑道,“我还是欠了你一个人情……嘶,你轻点儿啊,别勒这么紧,血要再流出来了好吗?会不会包扎啊你?……混蛋,你故意的吧?”

 

黄少天的伤过了七八天就愈合的差不多了。伤好了他又开始活蹦乱跳,先跑去墨然居找了莫凡,后者正拿着刀在院子里雕刻他的木头。

他走过去看了看,笑道:“哟,小哥儿好兴致啊。这木头雕得不错嘛。到时候送我一对?你最近一直呆在这里,怎么,不接生意了?”

对方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还好。”

“……我错了。我不该说你说话水平比周泽楷要好的,你们根本是半斤八两。”

“……”

“好了你不用盯我。我这次找你有正事,我是来还债的。你上次怎么样啊?轮回那边把你抓回去了没对你怎么样吧?还是把你折磨得死去活来?”

莫凡看着他:“你好像很高兴。”

“……混蛋你不要用陈述的语气说着疑问的话啊。本少这是关心你好吗?不要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好不好?我会很伤心的。还有啊,上次的酬金我一并帮你存钱庄里了,庄票都在这里,你自己看看吧。别到时候讹诈我不给你报酬。还有我那块玉佩,还在吧?先还我。要不然没法回蓝雨。”黄少天边把一个装着票号的小箱子递给对方边絮絮叨叨。

对方接了过来,然后进屋子里去抽屉里拿那块玉佩给他。

“我玉佩这么珍贵你就把它放这儿这么冷落它?太不够意思了啊你,万一被偷了怎么办?”黄少天把玉佩挂好后又四处打量着他的住宅,“这么大院子一个人住,你明明不缺钱吧?干嘛这么拼命赚钱?拿来娶媳妇?还是说接生意只是兴趣?”

“还好。”

“算了算了不跟你说。我今天的任务也完成了就不打扰你了。对了,顺便给你送件礼物。”黄少天从袖子里把那方血水玉拿出来扔给对方,“听人说这东西价值连城就是阴气有点重。你看着处理吧,买卖都随意。我走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以后有缘再见。”

“保重。”莫凡跟人告了别,把血水玉看了看,然后随意放在了那个装着银票的箱子里。

 

黄少天在回蓝雨的路上碰见一个扎着辫子的年轻男人,对方盯着他瞧了许久,然后问:“你是黄少天?”

“不错。你怎么知道我?还是说我已经这么有名了?待会儿请问兄台你是?”

“我叫张佳乐。听老叶说,血水玉在你这里?”

“血水玉……哦那东西是你的啊?”

“对啊。我去年从墓……地下挖出来的。”

“从地下挖出来,你也是够厉害的。不过你来晚了,我以为它不吉利,昨天把它扔河里去了。呶,就墨州城外那条大河。你别怪我,老叶给我的时候没跟我说那是你的啊?”

“天。”对方扶了扶额,“黄少天你是不是傻?”

于是,理所当然地黄少天爆发了,开始了他的言语攻击:“你刚才说什么?你说谁傻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我听听?我看你才傻,对了你叫什么来着?张什么乐是吧?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张佳乐看着对面这位喋喋不休的人,觉得对方简直不可理喻。


第一部分 完

评论(7)
热度(18)
© 含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