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总有畏惧,请继续努力向前。今天也辛苦了,敬我自己。
104 13

跟随1

黄少天从宴会出来的时候就发觉自己被跟踪了。他装作没有注意到,慢慢地往前走,一边猜测跟踪自己的是什么人。

血族?赏金猎人?教廷?

黄少天看了看自己和中指一样长的无名指,回忆了一下刚才在宴会上的表现,他自认没有暴露出破绽,应该没有人能发现他的身份。可是……他眼珠转了转,忽然就加快了速度,转瞬消失在了人群里。

不管什么人,看看不就知道了。

黄少天躲在一旁的柱子后想。他的眼睛盯着面前的路。

然后有一个高大的身影迅速地冲了出来,有点迷惑地往四周看了看。这是一个浑身缠着绷带的男人——木乃伊???

黄少天有点惊讶,这个类型的生物不是应该生活在埃及那一带比较多吗?怎么出现在这里?而且,他看了看四周经过的人们,这个木乃伊长得这么特殊你们就注意不到吗?

“那个,”黄少天从柱子后面走出来,“你是在找我吗?”

木乃伊迅速地回过头来,他的整张脸上都缠着绷带,只有一双深黑的眼睛和有点薄的嘴唇露在外面,看起来有点呆。

黄少天走得离他近一点就不再往前了,保持着一定的警戒距离问道:“你跟踪我做什么?”

木乃伊张了张口,说了一句他听不懂的话:“#%¥@”

语言不通……黄少天无奈,物种不同要怎么交流?谁来告诉他木乃伊有没有自己的语言要如何翻译?

“算了算了,”黄少天觉得对方也没有恶意,“我现在要紧的事就不跟你闲聊了,你别再跟着我了啊。”

他说着看了看对方就往前面走去,后面的木乃伊顿了顿,然后迅速追上来。

黄少天无奈地转头盯了对方一眼,木乃伊有点慌,努力地张了张嘴,眼神真挚,字正腔圆地说:“周,泽,楷。”

“什么?”黄少天道,“你会说这边的话啊。周泽楷?你是说你的名字是周泽楷?哪个周哪个泽哪个楷?”

结果对方盯着他,动了动嘴唇,又不说话了,他尝试用手比划着什么。

黄少天明白了:“你不会告诉我你就会说这几个字吧?”

但对方似乎没听明白,依然直盯盯地看着他。

好吧,合着他之前说的这人一个字都没听明白。黄少天感受到了浓浓的挫败感,他盯着对方看了看,把一只手伸出来,指了指对方:“你,”又摆了摆手,“不要”,用两根手指做了个走路的动作,“跟着”,最后指了指自己,“我。”

结果对方看了看他的动作,反而朝他靠近了一步。

我去——讲理行不通就只能硬甩了。黄少天把手一伸放在对方缠了绷带的胸膛上,然后往后推了推,转身就走。

木乃伊迅速地跟上来。

黄少天加快了速度。

狼人的速度是可以与吸血鬼并驾齐驱的,作为一个天然的狼人,黄少天有信心将这个黏人的木乃伊甩掉。

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这个木乃伊的速度也很快,他似乎继承了东南亚一带那群僵尸的特质,在速度上的造诣很高。黄少天即使全力移动那人却还是能迅速跟上来。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黄少天往前看了看,前面就是墨金森林。不知道多少赏金猎人埋伏在那边,他刚从宴会上诺费勒族口中得到消息,据说布鲁赫族的血族今夜也会在那里出现。他抬头看了看头顶的近乎全满的圆月,今夜是十四,而他必须在月圆之夜到来之前穿过墨金森林,到另一边吉密魑族喻文州的城堡里去拿药剂来度过变身的月圆之夜。

可是,黄少天看了看身旁跟的紧紧的木乃伊,带着这个人度过墨金森林,不被发现才怪。

“喂,”黄少天放慢速度尝试和这个人商量商量,“周泽楷?”

对方一双亮堂的眼睛盯过来,用力点头。

黄少天用手比划着动作边说:“我们待会要穿过这片森林,这里有很多我们惹不起的怪物,千万注意不要打草惊蛇。”

对方不知道听没听懂,只是怔了怔,凑过去在他身上嗅了嗅。

卧槽,不是吸血鬼你嗅毛啊。黄少天看了看这个不靠谱的木乃伊,最后为了自身安全着想,伸出手拉住了对方的手臂,让对方跟着自己的脚步行动。在墨金森林里必须谨慎行事。

不过对方好像错误理解了他的意思,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掌心相对传来陌生的触感。

木乃伊……无解的木乃伊,黄少天第一次对这个物种产生了这么无奈的态度。

他假装没有注意到对方盯着自己的目光,小心翼翼地带着木乃伊在墨金森林里穿梭。

这个地方他走过很多次,所以一点都不陌生。

但不幸的是,墨金森林藏龙卧虎,不久就发现了他们并且迅速地追了上来。

卧槽,黄少天骂一声拉着木乃伊马力全开地往前窜。那只木乃伊还有点迷茫地看了一眼身后。

发现他们的是激进反动的布鲁赫族不知道哪一代的吸血鬼,一个发现,其余的几个也都追了上来。

喂喂,虽然我们有世仇但我不是想听你们在这边密谋什么和什么人做什么交易我只是路过而已啊路过。以多欺少不带这样玩的啊。

黄少天无奈地和人交涉,但这群血族似乎并不想知道他想说什么,双方迅速地动了手。

黄少天下意识地把周泽楷护到身后。

周泽楷露出两个滴溜溜的眼睛,看着他面前的黄少天和几个吸血鬼打斗,他们的速度都很快,黄少天的身上迅速地见了血。

他藏在绷带下的脸迅速地变了表情,迅速的冲了上去,截了黄少天就走。他的速度很快,比所有的吸血鬼都快,而且灵活,抗打击能力十分强,慢慢地就将那群人甩在了身后。

他怀里的黄少天皱了皱眉,本来愈合速度就慢的伤口被压迫着刺激脑神经带来疼痛感,他推开木乃伊捂着伤口,看了看四周,指了左边一个方向说,跟紧我,往这边走。

木乃伊似乎听懂了,点了点头,眼神里的光也凝聚起来,开始洞察周围的动向。

二人奔了好几个时辰,最后终于到达比较安全的地方,黄少天看了看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终于停了下来。他回身,周泽楷正向他走来,对方疑惑地看了看他手臂上深深的伤痕,然后低着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绷带,伸出一个手指,然后锋利的爪子刺破绷带显露出来。他用爪子冲着自己手臂上的一条绷带上划了一下,那条绷带就断了。周泽楷把爪子收回绷带里,从自己身上扯下一段长长的绷带要给黄少天包扎。

黄少天看得胆战心惊,连连摆头:“不用了不用了,这绷带还是你自己留着用吧。我身上的伤不碍事的,真的。”

但对方的眼睛里的光沉下来了,似乎受到了伤害。

“我没有嘲笑你嫌弃你的意思。”黄少天连忙解释道,“我只是……好吧,”他大义凛然地把自己受伤的胳膊往对方面前摊了,“你包扎吧。谢了啊。”

对方抬起头看看他,眼里的光一点一点升起来,然后拿起绷带帮他包扎。他包扎的手法不是很好,把黄少天的手臂缠得厚厚的,但血的气味迅速地被掩藏起来了。

难不成木乃伊的绷带还有这种效果?黄少天有点惊讶地低头去打量这个木乃伊,然后发觉对方正用手摩挲着他的手臂,然后绕到他身后贴近他,两只手从他的腋下绕过,把他抱住了。那张缠着绷带的脸还靠近他的脖子亲昵地蹭着。

卧槽?黄少天僵住了,这难不成还是某种仪式?木乃伊的礼仪?靠闻气味来进行信息交流?我去木乃伊有什么气味?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木乃伊的手忽然就开始不安分地在他的身前抚摸,黄少天警醒过来,迅速推开了对方,对方有点不解地看他。

语言不通真是难办。黄少天无奈了,索性转身道:“继续往前走吧。他们可能还会追上来。”

木乃伊只是疑惑了一会儿,又迅速自觉地跟上来。

天下的木乃伊都这么缠人吗?

 

喻文州的城堡在另一片森林里,城堡里除了他自己以外还住了一个男巫,两只眼睛不是特别对称但法力高强心智过人的温和友善的名叫王杰希的男巫。

黄少天他们赶过去的时候已几近凌晨,从窗户翻进去的时候直接被王杰希撞了个正着。那位严厉警告道:“下次走正门,黄少天。”

结果喻文州笑眯眯地跑过来拆台:“没关系。少天喜欢就好。”

王杰希回过头看了喻文州一眼,那意思大概是“我没办法了,随你们吧”。

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身边有点警惕地盯着他们的周泽楷:“木乃伊?”

“奇怪吧?”黄少天往椅子上坐了,“这里有木乃伊。大概是从大洋那边飘过来的。我在镇上的时候就被他跟踪了,一直跟着我到这里。”黄少天知道周泽楷听不懂说话也就不顾忌,“他不会说这里的话,好像叫什么周泽楷。”

“周泽楷。”喻文州看了一眼紧跟黄少天身边的人,他作为一个上了年纪的吉密魑族吸血鬼拥有的十分丰富的学识在这时候充分发挥了他的作用。他走过去用另一种语言跟对方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周泽楷看着他,点了点头,回应了一句什么。

二人旁若无人地交流着,黄少天在一旁急得直转:“他说什么了说什么了?”

喻文州嘴唇一弯:“他说他除了自己的名字什么都不记得了。”

“……”黄少天有点无语。

“你们奔波了一夜先去洗漱休息一下吧。另外,为了看起来更养眼一点,小周的绷带可以把脸和手上的拆一拆,我这边暂时没有多余的衣服了。少天你就把你的借给他吧。我跟杰希去改良配制一下你今晚的药剂。”

黄少天点了点头:“嗯好。他待会睡哪儿?”

“其他的空房都没有收拾出来,小周就先勉强跟你睡吧。”

“什么?”但是黄少天还没有说完他的牢骚,喻文州和王杰希就已经走到外面去了。

黄少天挠了挠头,看着凑近他的周泽楷,忽然有点无奈。

他上楼去房里收拾一套衣服出来,周泽楷就在一旁盯着他看,不时伸出一只手去勾他的肩膀。宽大的浴室就在房间里,黄少天把人领到浴室门口,把衣服塞到那人怀里,示意对方洗澡,然后走出来。不料那位也迅速地跟了出来。

黄少天无奈地回头:“卧槽你不会不知道怎么洗澡吧?”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往对方缠满绷带的身上看了一眼,忽然意识到:这位可能真的不知道怎么洗澡。这么多绷带,怎么洗?

唉,黄少天认命地叹一口气,走过去把对方推到浴室里,把一只手锋利的爪子露出来,在对方的绷带上划了一下,没断。再划了一下,还是没断。

周泽楷盯着他笑,把他的爪子握在手心里,另一只手一个指头露了一个爪子出来,在自己身上的绷带上轻轻划了一下,绷带断了。

黄少天再一次感受到了极大的挫败感。

然后对方就握着他的手往绷带断掉的地方上放。黄少天瞪了对方一眼,细心地帮对方拆起绷带。

木乃伊的绷带缠得很多,一层又一层,但绷带下的身体却并不是干瘪的,硬硬的,反而鲜活有弹性,还能看到肌肉纹理,若不是皮肤上的温度过低,黄少天几乎要怀疑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不过,黄少天在对方身上掐了一把,身材真不错。

周泽楷在解绷带的过程中非常乖,就盯着黄少天,一动不动。等对方把他全身的绷带拆的差不多了,最后留着一个头的时候,黄少天盯着他有点可笑的造型笑了。

木乃伊被嘲笑也不生气,伸出了没有绷带的手拉起对方的手,把对方拉过来抱住。

卧槽,又莫名其妙起来了。黄少天无奈把对方往后推了推,伸手帮对方解头上的绷带:“周泽楷,你们木乃伊对人都这么亲近的吗?知不知道世上有些种族,越靠近就越危险?”

周泽楷刚拆绷带的嘴唇露出来,张了张,说出一个“你”。

“我?”两人站的有点近,黄少天盯了盯对方的嘴唇,“你是在说我吗?我靠你不要告诉我你忽然又能听懂我们的话了啊我会很伤心的。”

黄少天解绷带的手一圈一圈从他的头上绕过,摩挲过周泽楷刚露出来的肌肤。当最后一圈绷带解下来的时候,黄少天盯着那张英俊的脸,懵了。

卧槽????这货真是木乃伊?木乃伊都长这样?

然而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张脸就迅速在他眼前放大了,然后一股有点凉的吻落到了他的唇上。

我去!!!!反应过来的黄少天迅速地推开了对方,无奈地看了这个看起来懵懵懂懂的木乃伊一眼,转身走了。木乃伊这回难得地没有跟上来。

不行,黄少天想,他必须得去恶补一下木乃伊方面的知识了。不然以后都没办法好好交流了

TBC

评论(13)
热度(104)
© 含沙 | Powered by LOFTER